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正文

种种迹象表明:财富的逻辑已经发生巨变

发布时间:2020/12/30 15:50:33   浏览次数:658

导读:站在年末的关口回望,多数人一致的感受是:这一年太难。2020年第一缕曙光之后,谁也没想到,会遭遇突如其来的黑天鹅。新冠疫情让整个世界一下子乱了方寸,人心惶惶。世界经济遭到重创,今年全世界主要经济体经济大幅下滑,只有中国的经济实现正增长。

333.jpg


小到企业、个人都受到难以想象的冲击。旅游、餐饮、住宿、文娱等多个行业被疫情重创,很多企业经营困难,难以为继,很多人面临失业降薪。

 

很多人的生活在2020年受到了影响。中产阶级可能是受影响最大的群体:有房有车有贷款,收入一旦受到波及,就会面临较大的财务压力。

 

富人的日子又怎么样呢?以企业家、创业者、金领、炒房人、职业股民为主要构成的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现状,可以用“几家欢喜几家忧”来概括。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为132万人,同比增长近6.6%,增速为全球之最。但是当中很多人的财富在2020年大幅缩水。据《胡润百富2020中国高净值人群品质生活报告》显示,2020年,仅北京、广东、上海、香港,浙江五地,高净值家庭(可投资资产超过一千万人民币)相较2019年就已减少2.1万户。

 

疫情等不确定性对个人财富的冲击之大可想而知。在黑天鹅事件频发的世纪新拐点,中国高净值人群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财富管理大考。


333.jpg


拿什么保护你,我的财富?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特别是新经济、数字化、新基建、医疗保健等新红利的不断释放,新模式、新渠道、新资本力量涌动,中国进入高速“造富”阶段,高净值人群规模不断扩大,总量攀升至全球第二。

 

即便疫情仍在世界蔓延,在中国经济强大的韧性和复苏能力的护航下,高净值人群从数量到财富总量表现依然强劲。以2020胡润百富榜为例,今年上榜人数增加了579人,同比扩大32%,财富超过20亿的企业家超过2398位,创下该榜历史新高。

 

福布斯发布的“中国富豪TOP50”显示,顶级富豪们今年的财富总量不降反升。来自互联网领域的马化腾、黄峥、丁磊、张一鸣、王兴、刘强东,以及传统行业的刘永好家族、海天味业董事长庞康等富豪,财富都实现了逆势增长。

 

然而另一个不容忽略的事实是,中国高净值人群虽然身家不菲,但在财富管理上却存在诸多误区,极容易导致财富保值、增值和传承难以为续。


4444.jpg


首先是在资产配置方面过度倾向房地产。尽管房产配置是一种稳定的资产保值类型,但如果投资比例过于集中在房地产,在楼市调控坚持“房住不炒”的长期趋势下,靠投资不动产理财的方式可能失效。


其次是缺少长期投资理念,存在赌性思维,青睐赚“快钱”,这在股票、基金、私募、信托等市场普遍存在。对企业家和创业者来说,则容易导致企业盲目扩张、管理粗放、主业被忽略等严重后果。

 

第三是过度自信,认为自己的财富管理能力比专业机构更强,从而在财富规划、风险把控方面埋下重大隐患。

 

此外,不肯“抬头看路”也是一大误区。从资管新规到“CRS + 反避税”等监管措施的陆续出台,继续依赖以往的财富管理路径显然已经无法进行有效的资产配置。

 

除了上述主观误区,客观角度而言,针对高净值人群不同的财富管理需求,国内财富管理机构个性化定制水平参差不齐,高净值人群买到与财富相匹配的服务成为难题。也正因如此,近年来,昔日富豪从财富顶端跌落的新闻不断。“拿什么保护你,我的财富”已经成为高净值人群当下的最大痛点。


6666.jpg


中国财富管理进入3.0时代


使个人财富实现保值、增值和代际传承,一直是高净值人群关注的重点。

 

围绕高净值人群这一核心需求,财富管理的概念开始在国内普及,财富管理市场由此应运而生。从时间跨度来看,中国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历经了1.0和2.0阶段,目前已进入3.0时代。

 

1.0时代即上世纪90年代,上交所和深交所成立,居民理财方式从单一的银行存款、国库券等扩展到证券市场。随着国内第一支证券投资基金和第一支开放式基金相继发行,我国财富管理市场步入初步发展阶段,基金和股票成为我国财富管理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


这个阶段也被称为“全民炒股”时代,曾一度出现百万群众争抢新股认购证的盛况,很多准股民甚至为此彻夜排队。但事实上股票、股份制在许多投资者脑海中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而证券监管也尚存在许多不够完善之处。


5555.jpg


2.0时代始于本世纪初。这一时期诞生了我国首批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银行、保险、证券、基金等金融机构群雄并起,服务从存款、债券、股票扩展到基金、信托、定增、股权投资等领域,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由此兴起。

 

其中,在财富传承的法律工具中,保险和信托被使用得最为普遍。香港富豪、中建企业董事长许世勋就曾将超过200亿港元的家族财富,以“信托基金 + 巨额保单”的方式传给家族成员。

 

随着2018大资管元年的到来,财富管理开始进入3.0时代。券商、保险等机构纷纷转型,推出面向家庭和个人的财富管理业务,出现机构回归传统、市场走向高质、产品日趋定制、客户家族化等明显的新时代特征。与此同时,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需求也在发生改变。

 

根据普华永道《2020年资产和财富管理行业趋势》,由于不确定性的增加,高净值人群投资心态更加成熟,不再一昧追求高回报率。在注重财富保值、传承和全球化配置之外,专注于环境、社会和治理(ESG)的投资正在对投资者的决策产生影响,有相当比例的高净值人群计划将一部分资产配置给积极推行ESG政策的企业。


1.jpg


围绕这一新趋势,中信银行私人银行与胡润研究院在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高净值人群需求管理白皮书》中给出多组数据:财富管理方面,高净值人群金融投资热情在疫情后提高67%;配置地区上,香港超越美国成为高净值人群全球投资的首选目的地,比例从去年的40%提高到45%;子女教育方面,26%正在留学的家庭选择暂缓留学,七成选择继续完成学业;健康管理方面,医疗健康服务成为高净值人群最希望获得的非金融服务,这一比例高达72%。


此外,高净值人群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对财富管理的需求也不一样。如中年人正处于从人力资本向金融资本加速阶段,更为注重企业管理、子女教育和家族生活质量保障,而老年人则侧重于设计家族财富的有序传承。

 

上述需求的变化,使财富管理的重要性和专业性进一步凸显。随着疫情的持续和行业监管的加强,财富管理市场势必将迎来新一轮洗牌。


免责声明:以上信息均来源于公开资料,部分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公众平台。本公司已力求文章内容的客观、公正,但文中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公司意见,更不代表通过明示或暗示的方式保证投资回报,投资者据此做出的任何投资决策与本公司和作者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