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营普研究院> 正文

全球超宽松货币政策会不会转向?

发布时间:2020/8/27 15:30:29   浏览次数:228

导读:今年在全球疫情爆发后,欧美日等国家开始或继续实行超宽松的货币政策。近几年市场一直对零利率或负利率的政策效果有所质疑,目前市场开始担心欧美日等国家也开始反思零利率或负利率的政策效果,从而不再继续实行超宽松的货币政策。那么全球超宽松的货币政策会不会转向呢?今天就来聊聊这一话题。


03.jpg

来源:网络图片


首先来看看国内近期货币政策的情况。从货币投放量上来看,我国央行的货币政策总体仍是偏宽松的。上周,央行公开市场净投放1600亿元,但环比上周有较大的下滑。当然从历史数据来看,央行的周货币净投放波动较大。


1.jpg

来源:Wind


从市场利率角度观察,国内流动性是有所收紧的,比如8月21日隔夜Shibor上浮到2.25%,是近一个月以来的新高。这一方面主要是受到地方债短期大量发行吸纳市场资金的影响,另一方面,央行没有采取更大力度的货币投放来进行对冲。央行放松市场利率上行,可能是出于利率正常化的考虑。目前国内经济恢复趋势明显,通货膨胀水平(CPI)也不低,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必要性下降,而利率正常化有利于为后期储备更从容的货币政策空间。当然,在全球疫情还在延续以及中美摩擦不确定性加大的背景下,货币政策大幅收紧的概率不大,利率大概率不会回到去年的高点水平,未来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可能围绕3%上下区间震荡。


2.jpg

来源:Wind


由于我国货币政策正常化并没有影响到经济恢复,同时欧美国家负利率的效果不明显,目前市场开始担心欧美也开始反思零利率或负利率的政策效果,从而不再继续实行超宽松的货币政策。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从长期来看,影响货币政策的因素主要有经济增长、通货膨胀等。


营普资本认为,未来,等到疫情结束、经济恢复增长或通胀大幅上行,可能会看到超宽松货币政策恢复到正常化,但中短期内实现的可能性还是比较低的。主要是基于以下几点考虑:

 

首先,全球疫情第一波仍然还未结束,新增病例数也未见拐点出现。受到疫情影响,全球经济今年全年大幅度下滑几乎已成定局。在这样的背景下,短期内看不到全球超宽松货币政策结束的条件。

 

其次,全球低通胀的局面没有改变。7月份,欧元区的核心CPI同比增长1.2%,美国核心CPI同比增长1.6%,而日本的核心CPI同比增长则为0。总体看,全球低通胀的局面没有改变,而美联储还有调  高通胀容忍标准的传言,这意味着可能采取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


3.jpg

来源:Wind


第三,研究在经济或金融危机情况下欧美货币政策的变化,08年金融危机其实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案例。在08年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将采取量化宽松政策,将利率压低到零附近,直到2015年,美国经济增速恢复,失业率水平恢复到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附近,才开始加息,在这之前保持了长达7年的零利率政策,而在本次全球疫情爆发后,又迅速将利率降到零附近。而欧盟和日本甚至没有跟随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直到现在都一直维持零利率或负利率的政策(即使受到很多的质疑,也没有退出零利率或负利率,反而市场利率还有下行趋势)。可见在重大经济或金融危机期间,宽松的货币政策需要保持较长时间。本次全球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破坏程度程度要大于08年金融危机造成的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将下滑4.9%,可能面临自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因此,超宽松货币政策短期内很难退出。


01.jpg

来源:网络图片

当然超宽松货币政策短期很难退出,不代表中长期也不会发生变化,未来引发利率转向的因素有疫情超预期好转、经济超预期恢复、全球通胀抬升或者低利率的副作用被充分展现等。到那时,此前由于全球低利率及全球流动性泛滥推升的资产则可能面临拐点的风险。营普资本认为,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国内维持正常化的货币政策,可以降低低利率、流动性宽松下形成资产泡沫发生的可能性,让资产价格回归基本面,减少资产大起大落的风险,对国内资产反而可能可以起到一定的稳定作用。


免责声明:以上信息均来源于公开资料,部分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公众平台。本公司已力求文章内容的客观、公正,但文中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公司意见,更不代表通过明示或暗示的方式保证投资回报,投资者据此做出的任何投资决策与本公司和作者无关。